51年毛主席与周世钊见面, 聊起抗美援朝, 周: 岸英去世怪彭老总吗

  

原作者历史的丰碑

1951年的一天,毛主席在与昔日同窗好友见面闲聊,谈起抗美援朝战争时,周世钊问道:“你的儿子毛岸英也到了朝鲜,但是他却死在朝鲜战场上,这件事是不是和彭德怀老总没有尽到责任有关。”

毛主席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

“岸英的死是不是和彭德怀没有尽到责任有关,话不能这样说。岸英的牺牲,责任完全在美帝国主义身上、岸英是为保卫中国人民、朝鲜人民的利益、为保卫我们祖国的安全而出国作战;他是为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行为,为保卫世界和平事业而献身的。他的死,是光荣的。要说责任,彭德怀是没有责任的,不能去怪他。如果有人这么认为,那是不对的,这一点务必要让人们清楚。”

图|毛主席与彭德怀

毛主席:德怀是支持我的

1951年,在一次闲聊时,周世钊问毛主席:“50年代初的那场抗美援朝战争,你下命令出兵了,但现在回想起来,不免有些后怕。要知道,当时我们还立脚未稳。再则,我们国家刚刚解放,国民党残余势力还未肃清,我们也还面临着一个和平建设自己国家的问题。当然,最终还是我们打赢了,但如果真不打不赢,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”

毛泽东回答说:“是呀,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的呦。1950年10月1日,正是庆祝国家成立一周年的时候,我们接到了朝鲜金日成首相和朴宪永外相的告急电报。电报明言要求我们出军援助。10月2日,我打电报,就我国拟派兵出国作战一事,与斯大林同志商量,我们都是社会主义国家嘛,随即,我们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,就是否派兵出国作战问题一起切磋。”

虽然已经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,但毛主席依旧记得很清楚,当时,在是否出兵朝鲜这个问题上,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。

图|彭德怀

那天是10月2号,在会议上,是否出兵的问题并没有得出结果。无奈之下,毛主席决定在10月4日再次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继续讨论,同时,毛主席还电告在西北的彭德怀,请他赴京议事。

10月4日,中央便派飞机去西安,接彭德怀回北京开会。此时,政治局扩大会议已经召开了一个多小时了,毛主席一见到彭德怀,就说:“老彭,你来得正是时候,我们今天开会讨论是否出兵援助朝鲜的问题。”

当天,彭德怀察觉到会场上不同的气氛中央对出兵朝鲜有不同的意见,所以他并没有急于发表自己的意见,但他内心始终想的是应该出兵,救援朝鲜,这点他和毛主席的意见一致。

图|1955年10月15日,彭德怀、周恩来、朱德在中国人民解放军“全军射击与体育检阅大会”开幕式上

会议结束后,毛主席给彭德怀看了朝鲜的求援电报,彭德怀心情沉重地说:“朝鲜面临着亡国的危险,中朝两国是近邻,唇齿相依,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们都懂,主席,你是否下定决心出兵了呢?”

毛主席向彭德怀“诉苦”道:“这不是一个好下的决定,刚开始开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我一个人唱独角戏有什么用呢!没有人支持是不行的!”

当天晚上,躺在床上的彭德怀彻夜难眠,反复思考着毛主席在会议上的那番话:“别人处在国家危急的时刻,我们站在旁边看,不论怎么说,心里也难过。”

彭德怀在心里想着:这是一个国际主义与爱国主义相结合的指示。美国是吃人的老虎,它既然要来侵略,我们就要反侵略。为本国建设前途着想,也应该出兵;为了鼓励殖民地、半殖民地人民反对帝国主义、反对侵略的民族民主革命,也要出兵;为了扩大社会主义阵营威力也要出兵。

图|彭德怀视察阵地

这是彭德怀给出的中国必须出兵的理由,第二天上午,彭德怀见到毛主席之后,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想来想去,我坚决拥护主席出兵援朝的英明决策。”

对于彭德怀的态度,毛主席十分欣喜,他知道,彭德怀是支持自己的。接着两个人就聊到了主帅应该由谁来担任的问题,因为此前彭德怀已经知道中央决定派林彪同志去,现如今,事情似乎并没有按照当时的决定发展。

毛泽东说:“常委几个同志商量的意见,这副重担,还是请你彭老总来挑,这是一场比保卫延安更艰苦更复杂的战争,不知你的身体怎么样?你考虑有什么困难没有?”

听完毛主席的询问之后,彭德怀果断地表示:“主席,我这个人的脾气你很了解,我服从中央的决定。”

图|毛主席

10月5日下午,中央政治局关于是否出兵朝鲜的问题继续开会,会议上,仍然有不少同志坚持前一天的意见。

彭德怀慷慨激昂地说道:“朝鲜是我们的邻邦,今天遇到亡国的危险,我们如果不闻不问,见死不救,那么,我们的社会主义阵营就少了一个国家!”

针对大家担忧的问题,彭德怀说道:“从最坏处打算,就是美国人和蒋介石打起来,甚至丢原子弹,这也不可怕,打烂了,就当解放战争迟几年胜利嘛!”

“好嘛,我看德怀同志的意见很好。”彭德怀刚说完话,毛主席就接上了话茬,“我给大家通报个情况,经过和少奇、恩来、朱德等同志的商量,我们想让彭德怀同志率兵出征。我也同德怀同志谈了,他同意。好吧,德怀同志,我谢谢你!党和人民谢谢你!你是临危受命啊。”

图|1952年春,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在朝鲜

彭德怀和毛主席的一番话,赢得了政治局会议上的一片掌声,最终,会议作出了由彭德怀率兵抗美援朝的决策。

彭德怀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,率兵赴朝,和彭德怀一起前去的还有毛岸英。

然而,毛岸英去朝鲜才一个多月,便牺牲在了战场上,这个消息直到1951年1月2日,毛主席才知道。

19天之后,彭德怀从朝鲜战场飞回北京,当面向毛主席汇报毛岸英牺牲的经过,讲完后,彭德怀十分内疚地说:“主席,你让岸英随我到朝鲜前线后,他工作很积极……我应该承担责任……”毛泽东沉默了一会儿,反而安慰起彭德怀:“打仗嘛,总是要死人的。”

图|毛主席和毛岸英

事实上,毛主席也并没有怪彭德怀,在他看来,毛岸英的牺牲,责任全在美帝国主义身上,毛岸英是为了保护中国人民、朝鲜人民的利益,为保卫我们祖国的安全而出国作战的,失去儿子,他很痛苦。

但彭德怀是没有责任的,相反,毛主席甚至很感激当时彭德怀能够坚定地站在自己这一边,无条件支持自己,就像当年在互相信任彼此一样。

毛主席:今后我们要一起战斗了

1928年11月,彭德怀率平江起义的部队来到了井冈山,与朱德、毛泽东红军会师,实现了三个巨人的第一次握手。彭德怀用湘潭口音对毛泽东说:“对毛委员仰慕已久啊!”

“你也走到我们这条路上来了!”毛泽东用彭德怀一模一样的湘潭口音说,“今后我们要在一起战斗了。”

这句话,彭德怀记了一辈子,也成为两人并肩战斗生活的开始。

图|长征时期的彭德怀

在遵义会议上,彭德怀旗帜鲜明地支持着毛泽东,毛泽东重新确立了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以后,开始牵住蒋介石的鼻子,夺回了红军失去很久的主动权,渡过赤水河,攻克娄关山。

作为红军主力之一的彭德怀红3团,在行动上更是表现了对党中央和毛泽东的赤胆忠心。在战斗中,彭德怀率领部队冲锋陷阵,力克娄山雄关,再占遵义古城,并且指挥部队乘胜作战,接连击溃黔军3个团和中央军吴奇伟纵队,红军的转折点从此开始。

1935年10月,长征接近尾声,“剿共”心切的蒋介石,要趁红军长途行军、疲惫不堪时给予致命一击,为确保长征红军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,毛泽东提出:绝不能把尾追红军的敌人带进陕北根据地。

图|红3军团的李富春、彭德怀(右)

于是,砍掉红军尾巴的重任就交给了时任陕甘支队司令员的彭德怀,面对气势汹汹的敌人,疲惫的红军却在彭德怀的指挥下,打出了漂亮的反击战。

这一仗,红军歼灭敌人一个骑兵团,击溃两个骑兵团,俘虏敌人700余人,迫使敌军停止了对长征红军的追击。

临危受命的彭德怀,在此次战役中,不畏艰险、善打恶仗的性格,深得毛主席的欣赏,为此,毛泽东写下了一首著名的六言诗:

山高路险坑深,大军纵横驰奔。

谁敢横刀立马,唯我彭大将军。

图|谁敢横刀立马?惟我彭大将军。朱向前书

战斗结束后,得知毛泽东亲自为自己写诗,彭德怀深受感动,但他还不忘谦虚地把最后一句改成“唯我英勇红军”。

这场战役,让毛泽东看到了彭德怀在战场上的英勇,也让毛泽东在十多年后的解放战争中,将西北战场这副重担交给了彭德怀。

解放战争初期的西北战场,是国共双方力量最为悬殊的一个战略大区,胡宗南掌握着超过30多万国民党精锐主力。

图|1954年,彭德怀和毛泽东在中南海怀仁堂后草坪

面对30多万敌军,彭德怀麾下的西北野战军,仅有2万人左右,不算国民党军中的飞机坦克大炮等现代化装备,仅从人数对比,就可以看出解放军的劣势。

在装备如此恶劣、兵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,想要将胡宗南的主力阻击在西北战场,毛泽东将目光投向了彭德怀,而西北战场在彭德怀的带领下,战局暂时稳定了下来。

1949年2月下旬,彭德怀在河北平山西柏坡参加党的七届二中全会。会后,彭德怀正准备返回西北时,毛泽东却单独把彭德怀叫到了身边,对他说:“现在华北三大兵团准备解放太原,但前线司令员徐向前肋膜炎复发,中央希望你能去负责指挥太原战役。”

彭德怀听完后,一下子愣住了,一方面他感到有些突然,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准备,另一方面,此时,全国唯有西北局势依然非常胶着,他认为那里更需要他。但既然中央已经决定,彭德怀是不会讨价还价的。

图|彭德怀

于是,他谦虚地说了句:“我去试试吧。”毛泽东听完后,颇有深意地笑了笑说:“去吧,等你的捷报。”

在赶赴太原前线的路上,彭德怀一边恶补着太原前线敌我双方的情报,一边揣测着离别时毛泽东颇有深意的笑容。

彭德怀心中有疑问非常自然,而毛泽东作为统观全局的主帅,对于解放战争进程有着更加全面的考虑。当时,在大西北局势焦灼的情况下,毛泽东将彭德怀调去指挥太原战役,可谓是良苦用心。

1949年4月23日,国民党政府所在地南京宣告解放,身处太原前线的彭德怀,在同一天向毛泽东宣布,攻城当天就可能攻下。自己准备于5月初启程返回西北战场前线。

4月25日,军委给彭德怀电报:……十八及十九兵团改隶第一野战军建制,尔后行动整训及补给等统听彭德怀同志指挥区处。

图 | 1946年毛泽东在陕北

这样的安排,可谓是给西北野战军增加了极大的兵力。原来,毛泽东非常清楚,西北战场相对沉寂的原因,是由于原先国共两军在西北战场上的兵力投入对比过于悬殊,当时他交给彭德怀的主要任务,是要将胡宗南的力量钳制在西北战场。这个目的彭德怀显然已经超额完成。

但由于原先差距过大,再加上西北地贫人脊,野战军几经发展兵力也才只有十余万,而国民党在西北依然拥有30余万兵力,仅胡宗南手中也还有近20万部队,要想短时间内改变这种劣势很难。

而毛主席早已打定主意,只要太原解放,华北至少可以抽出两个兵团,交给彭德怀去解决西北问题,如果在此之前能够让彭德怀熟悉一下即将指挥的部队,岂不更好?而接替病重的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,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。

图|1949年9月彭德怀在兰州主持召开了西北地区高干会议

彭德怀也没有让毛泽东失望,5月下旬,彭德怀从山西返回西北前线,指挥了正在进行中的陕中战役,解放了西安和陕中广大地区。

随后,彭德怀按照中央军委指示和西北战场敌军部署情况,进一步确定了作战方针,彭德怀指挥着强大的野战军,节节胜利,给予了胡宗南集团毁灭性的打击,迫使其难逃退守秦岭,八百里秦川获得了解放。

毛主席再次请彭德怀出山

骁勇善战的彭德怀,曾多次获得了毛主席的赞扬,在党内,彭德怀直爽、刚正敢言的毛泽东曾称他为张飞,彭德怀也常以张飞自称。他曾说,我与毛泽东有“生死与共”的历史。

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,彭德怀被安排接替周恩来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,不久又被任命为国防部长。

图|1958年12月,彭德怀副总理在安徽视察

作为征战几十年的元帅,这是最恰当不过的职务。勤勉朴实的作风和卓越的军事才能,让彭德怀工作起来得心应手,工作卓著。

此时的毛泽东,正集中全力指导党和人民进行农业、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。虽然改造非常成功,但随着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,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的确立,一个全新的课题摆在了中国共产党人面前:在中国如何建设社会主义?

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毛主席和彭德怀等共产党的领导人开始了艰难的探索。在此期间,由于对实际情况认知存在不足和差异,两个人有了分歧,庐山会议之后,毛主席和彭德怀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图|1958年,彭德怀到湖南平江县视察,与人民群众在一起

彭德怀搬出了中南海,住进了挂甲屯,过起了田园生活。直到1965年3月,美国出兵越南,中共中央在4月发出了关于加强战备的指示,号召全党、全军和全国人民准备应付最严重的局面,同时决定加速三线建设(沿海为第一线、华中为第二线、西南的云南、贵州、四川为第三线,是全国的战略后方)。

9月,中央向彭德怀传达了作出三线建设部署的决定,并且特别传达了毛主席的意见,要求他到成都抓西南大三线的建设,此时,彭德怀和毛主席已经有6年没有说话。

但彭德怀内心一直有顾虑,之后,还给毛主席写信,表示自己近几年对国民经济情况不了解,怕做不好,请求分配他到小一点的地方做基层工作。

图|中年毛主席

收到信后的毛主席,原本以为彭德怀会像往常一样,会担起此次重任,但彭德怀的表现让他十分意外,于是,毛主席决定亲自去找彭德怀谈谈,消除他内心的顾虑。

1965年9月23日,北京城秋高气爽、阳光明媚,这天早晨,彭德怀从果林散步回家,还未进门,就听到电话铃响起,他接起电话,对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:“德怀吗?你现在来吧,我等你。”

彭德怀知道毛主席习惯夜间工作,为了约自己,工作一夜的他,还没有休息,彭德怀内心感到不安,他激动地说道:“主席,您工作了一夜了,休息吧,我还是另找个时间去吧!”

然而,毛主席却说道:“你这个人,叫你来 就来嘛,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。你快来,我们好好谈谈……”

图|1939年,彭德怀和毛泽东、朱德、叶剑英在延安

“好,我就来。”彭德怀高兴不已,挂了电话之后,彭德怀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,坐上当年访问苏联时,斯大林赠送给他的黑色“吉姆”轿车,向中南海飞速驶去。

而此时的毛主席,在挂了电话之后,便开始等待着彭德怀的到来,心潮起伏、难以平静,6年未见,不知当初的好友变成了什么样子,他想起了当年他们在井冈山时期一起艰苦奋战的峥嵘岁月,想起了彭德怀为中国革命立下的不朽功绩。

没过多久,黑色轿车便驶进了中南海,当彭德怀看到伫立在颐年堂门口那高大魁梧的身躯时,愣了一下,然后快步走上前去,毛主席也微笑着伸出手向彭德怀走来,时隔6年,两双手再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
图|1944年,彭德怀和毛泽东在延安

在两人交谈期间,彭德怀说起了当年在庐山会议期间发生的事情,毛泽东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

“历史上,真正的同志不是什么争论都没有,不是从始到终、从生到死都是一致的。有争论、有分歧不要紧,要服从真理,要顾全大局,大局面前要把个人意见放一放。所以,你来了,我欢迎。”

一席坦直、平近而又风趣含蓄的话语,把两个人曾经发生过的不愉快的事情一笔勾销了。之后,在和毛主席聊天中,彭德怀下定决心服从主席的安排,决定到“三线”去。

1965年11月底,彭德怀抵达成都,开始了工作,心中积聚了6年的工作热忱迸发出来,他决心不辜负毛主席对自己的期望,在国防重地大“三线”军工建设上做出贡献。

图|1958年5月5日至23日,彭德怀在于北京举行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,与毛泽东亲切交谈

毛主席和彭德怀的关系,正如中央在彭德怀的追悼会上所写的悼词那样:

“彭德怀同志在近半个世纪的革命斗争中,在伟大导师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下,南征北战,历尽艰险,为中国革命斗争的胜利,为人民军队的成长壮大,为保卫和建设社会主义祖国,作出了卓越的贡献。”

posted on posted @ 22-04-10 07:49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玩彩网平台,玩彩网官网,玩彩网网址,玩彩网下载,玩彩网app,玩彩网开户,玩彩网投注,玩彩网购彩,玩彩网注册,玩彩网登录,玩彩网邀请码,玩彩网技巧,玩彩网手机版,玩彩网靠谱吗,玩彩网走势图,玩彩网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玩彩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